J'STUDY

VOL.972015年6月1日發行

訂購雜誌
1994年創刊 ● 每偶數月發行
中華郵政北臺字第6259號執照登記為雜誌交寄

秉持留學初衷以最近距離感受民情文化
活用留學與生活經驗成台日溝通交流的橋樑留日達人

  • 李世丙

身為外交部長年派駐日本,輾轉大阪、北海道等地的外交人員,李世丙用他4年多的留學經歷,作為其後十來年的外交相關工作的基底,為台日之間的交流貢獻時間與心力。回顧留學時期的生活,所有當初只是想滿足拓展視野念頭的體驗,卻巧合地成了默默讓他成為外交人員的推力。

語言不通闖蕩東京 讓他更加珍惜人際間的互動

英語能力更好的李世丙,選擇日本作為留學的目的地,是因為雙親的要求,相對歐美國家的距離,日本近多了。但李世丙雖然當時因為對日語這個語言的興趣,下班後都會到補習班接受日語教學,鄰近出發之日斷斷續續也學了至少1年的時日,不過日語程度大概也就只有將近日本語能力試驗4級左右的能力。第一次出國,日語又不怎麼通,他所申請的東海大學留學生別科要求學生要在3月中報到,但學生宿舍卻是4月1日才能入住,於是這短短半個月的入學前生活,到現在還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記憶中,「這半個月我要怎麼過呢?白天我坐電車到處去逛,晚上就入住東京的旅館。一個人,日語又不會講。雖然我有學過日語了,但那些日語派不上用場,我吃了不少苦頭。」

吃跟住,讓當時的李世丙遇到不小的挫折。現在回想起往事,可以當做生動的經驗分享,但當年可是讓他半個月就掉了快3公斤的苦事。就以「吃」來說,「肚子餓了想吃一碗拉麵,我會講很簡單的句子『ラーメンをください』(請給我一碗拉麵),可是很多店家都不是一句『ラーメンをください』就可以解決的。他們還會問,你要什麼樣的口味?是要鹽味、醬油味還是味噌口味的?當然不只這些問題,但你至少要會說『我要醬油拉麵』。不過我所學的日語沒有辦法派上用場,而店員聽到我說一句『ラーメンをください』,就把我當作日本人招呼,我的外表看起來又不像外國人,於是他們就用對日本人一樣的講話速度啪啪啪地講了一串,我根本就聽不懂。我只能一直重複『ラーメンをください』。」同樣印象深刻的例子還有一個,「3月的東京,氣溫還是很低,天氣冷我就想吃個有熱呼呼麵湯的麵。到了一家そば的專賣店,我知道そば就是蕎麥麵,但我看不懂什麼叫做『ざるそば』,想說麵一定有湯可以喝嘛,因為ざるそば就排在菜單上的第一個,我就點了它。結果來的是『冰的』。吃在嘴裡很冷,自己的心裡也很冷。」每個晚上的落腳處也是一大問題,「在那半個月中,我想要到處去看看,所以一間旅館我住個兩晚就會換。一開始,我想按著事先準備的旅遊指南找價錢較為便宜的旅館,為了避免白跑一趟,便一家一家打電話去問住房狀況、預約訂房,這時在溝通上就出現了障礙。便宜的旅館,以我的日語能力在電話中講不通;英語比較可以通的就是屬於國際旅館或有名的大旅館。大旅館一晚上都要一萬多日圓。但為了要確保自己有可以住的地方,也只能捨棄便宜的地方,選擇語言可以溝通的地方。這就等於我還沒開始進學校唸書,就花了很多旅館費。人在日本,又沒有朋友,晚上過夜常不知道要住在哪裡,決定要住的地方又很貴,帶的盤纏一眨眼就花了這麼多,心裡很不安,讓我一下子就瘦很多了。」

這些盤據心頭的不安感,在開學接觸到台灣人留學生會之後,終於被吹散了,不再感覺自己就是一個人,脫離了被孤單埋沒的感覺。也是這段經歷,讓李世丙特別想告訴後輩們,「我知道年輕的時候,大家都會有冒險的精神,覺得自己一個人,什麼都可以做到,但說真的,留學生一個人剛到日本時,心裡多少都會有著擔心,如果可以,一般一定的程度大學,應該都會有台灣人自己的留學生會的,建議出發前,先跟留學生會取得聯繫,因為留學生會大多都會幫助新生。」

秉持初衷 以最近距離感受民情文化

不論是留學生別科時期或者是進入東海大學的學部就讀,課業都不曾給李世丙帶來什麼壓力,就算偶爾遇到聽不懂老師所教授的內容時,課後多看書就可以解開疑惑;家裡支援的留學資金,以及他成功請領的獎學金與學雜費的減免,讓他可以不需要特別去打工,有多出來的時間可以將足跡延伸到更多地方,「在日本想要體驗人生,有很多的選擇,譬如有人是利用打工。只是我並沒有朝著打工的路去走,我是讓自己有時間就到處去走走看看,讓自己可以實地用雙眼去看。」進入大學後,相對其他年紀尚在18、19歲的同學們,已經有了數年工作經歷的李世丙,比其他人更多了些冒險精神,所以他買了一台中古汽車,換好駕照,就開著車到處去晃,「我所就讀的東海大學位於神奈川縣,離箱根不遠,離小田原市也不遠,離最著名的湘南海岸也非常近。」他經常沿著海邊的國道開往江之島或是箱根,欣賞美麗景色,也親身感受日本的民情文化。

講到對日本的認識,李世丙對「都市」與「地方」的差異印象深刻,「第一印象是非常強烈的。充滿時尚感、現代化的都市│東京,乾淨的街道,整個社會井然有序,擁擠的人潮與步調特別快的上班族;但學校附近的步調則相對慢上許多,相對比較純樸。」在日積月累的生活中,他對日本的印象也逐漸有了變化,「剛到日本時看到什麼都是新鮮的,漸漸漸漸了解這個社會,就會發現實際感受到的日本社會,跟當初想像的日本,有些地方會產生衝突。我後來感覺到,日本這麼一個現代化的先進國家,社會卻顯得相對保守,因為他們重視紀律、團隊精神,較沒有個人主義色彩,也就是說個人比較不做突出的事情,譬如搭電車時,大家在電車上都很安靜。如果有人講話特別大聲,就會引起人家的注意。」

這段時期的留學生活,給李世丙的感想就是,「你要懂日本的生活文化,才能融入他們之間。」

把握機會報名外交特考 活用經驗成台日交流橋樑

進入東海大學教養學部的國際學科就讀,後面接著報考外交特考│看起來如此順理成章,但對李世丙來說卻是諸多巧合匯聚之後把握機會的結果。這要往回追溯到留學生活的第一年,「一開始我來日本的目標只有打算讀一年,我想在這一年之內會學好日語,接著就回台灣工作。沒想到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在別科生活接近尾聲時,我開始考慮自己到底要不要留下來繼續唸書,還是就這麼回國。但我的日語學得不夠好,想要繼續加強日語,再者一年的學校生活讓我很喜歡那樣的環境。這兩個因素讓我想留下來。」面臨升學問題的李世丙,因為對學校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加上也喜歡原本學校的環境,於是就接受了別科的推薦入學制度,進入國際學科就讀,「我當初被推薦進入這個學科,並不是自己的自由意志,學校當然會先徵詢我的意見,而我也不排斥,我只要是非理工科學科,大致上是都可以接受。實際上,這個學科的課程也不是很難,自己也慢慢地讀出了興趣。」不過終究已經不是對未來懵懵懂懂的學生了,升上大二時,他已經開始思索未來的方向,「時間過得太快,很快就會面臨大學畢業,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跟金錢,我不可能再去唸碩士學位,我想的是大學畢業後,去做什麼事情,一個可以適合自己專長專業的工作。當然回國後到貿易公司也是一條路,但我也想要有更多的選項。」

而就是那麼巧,升上大三那年,也就是民國83年,政府放寬了外交特考的報考資格,原本是限定文法商相關科系畢業,開放為只要大專畢業即可。正在四處留心未來出路的李世丙,聽到家人特地打電話告知的消息,覺得這對自己來說未嘗不能算是一個選項,即使原本他並沒有把公務員或外交人員列入未來的生涯規劃中,但既然機會已經來到眼前,他在國際學科所學的國際關係、國際學等又正好與考試內容有關,便跨海完成體檢與報名手續,一頭鑽進圖書館中苦讀,以迎接2個月後的筆試。

加入我們的LINE 加入我們的SKYPE 預約諮詢 歡迎留言給我們 我們的FB 寫Email給我們

 

 
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297號12樓 
TEL: 886-2-8771-4088   FAX:886-2-8771-4099
東京都墨田區江東橋4-29-13 第2鈴勘 BLD.6F 603
TEL:+81-3-6659-3899   FAX:+81-3-6659-38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