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'STUDY

VOL.942014年12月1日發行

訂購雜誌
1994年創刊 ● 每偶數月發行
中華郵政北臺字第6259號執照登記為雜誌交寄

對未來的企圖心成為克服留日難關的動力
貢獻所學服務社會拯救珍貴老樹留日達人

  • 劉東啟
  • 學歷:中興大學園藝系 學士、日本國立千葉大學 環境綠地學 碩士、日本國立千葉大學 多樣性科學學院環境多樣性科學專攻博士、2007年取得日本國家認證樹醫生證照
  • 現任:國立中興大學 園藝學系 副教授

留學日本,不是只有學校的教育,從語言適應到學校外專業知識的衝擊,跌跌撞撞的經歷,如今回首,都構成了學習的一部分。劉東啟認為人生猶如沉香木一般,必須受到刺激與很多的挑戰,才能淬鍊出生命的結晶,成功結香,散發出溫厚穩重的香氣。

回溯自己的留學前後的人生歷程,劉東啟坦言,「我很多經驗都很負面的,但我覺得就是要從負面裡頭去學習、成長。沒有那種一帆風順的留日經驗的。」從決定留學、考交流協會獎學金、到取得學位及樹醫生證照,劉東啟覺得自己是「一路坎坷的幸運」,「到了我現在這個年紀,就能夠了解老天爺有祂的考量。人生是一步一步的累積,每一天都是生命的一段。這一天你怎麼過,累積起來就是人生。所以遇到挫折時,不要在那個關口上過不去,但當下你該做的事情,你不能閃。」面對意外的遭遇所帶來的人生課題,劉東啟選擇轉念以對,是每一回挫折後的翻轉,成就了現在的他。

對未來的企圖心
成為克服留日難關的動力

大學畢業之後,劉東啟回到家裡經營的農場幫忙,但重複且不需要高專業度的工作,讓他心裡開始有了不滿足。在思考未來發展方向時,劉東啟將目光放到了「留學」之上,「可是我的父親並不希望我留學,只給了我兩個字,沒錢。所以選擇以日本為留學國家,除了當時台灣在庭園、植栽這方面的專業,受到日本很大的影響之外,還有就是日本交流協會的高額獎學金。不但給付學費,當年每個月還有18萬日圓的生活費,如果順利通過延長獎學金年限的申請,最長可以領3年。」然夢想很美好,現實卻很骨感,因為當時的劉東啟根本就不會日語,而距離交流協會獎學金的考試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可以準備。一邊準備專業科目,一邊到大學的推廣部進修日語,直到考試當日,滿打滿算一共就只補了3個月的日語,「時間不夠,我只有把教材『日本人の心と性格』唸完而已,交流協會獎學金的面試,就是我第一次開口講日語。」

筆試日語不夠的分數,由專業科目的高得分彌補了過去,讓劉東啟滑壘進了第二關的面試。說到筆試成績,他還自我打趣一番,「我的日語只考了25分,但專業部份考出了95分。能夠考95分,是因為該科目,我在大學時被當了好幾次。所以考試時,一打開試卷,題目簡直像是為我出的一樣,畢竟我同樣的內容修讀了3次。這就是一個壞學生,可以考上獎學金的例子。」

「不要臉」學習法
充分利用「現有」的環境

劉東啟對學習語言的看法,他認為,學語言需要的不是好環境,而是要學會利用現有的環境,為自己的學習找到出路。練聽力,他採用前輩的建議,利用NHK的節目跟讀日語,「外國人聽中文,是把每一個字聽出來,但我們聽中文是把每個字都串起來,聽語意而已,只抓住其中的幾個字,很多字我們都省略不聽。但一個外國人沒有能力去省略很多不需要的字,於是耳朵跟不上日語,沒有聽清楚對方講的每一個音,就沒有辦法聽得懂。所以前輩就說打開NHK,他怎麼講,你就跟著怎麼講,他講一句你就跟一句,聽不到的就不要管,總之就是繼續跟下去,讓耳朵去追對方講話的速度,讓自己像鸚鵡一樣,用嘴巴去追。當你可以把一個句子都跟上的時候,就代表你『聽到了』。我這樣練習下來,3個月後就突然聽懂了日語。」

而要學會用日語表達,則需要採用他個人的學習訣竅:「不要臉」學習法。劉東啟毫不諱言,在剛到日本時,因為日語的不夠流暢鬧上了不少笑話,「我記得到餐館點餐時,菜單上有一樣料理叫做『五目拉麵』(就是什錦麵),應唸做『ごもくラーメン』,但我把『目』的音當成了日語『眼睛』的讀音,就唸成了『ごめラーメン』,店員看著我就傻眼了,他不知道我點的是什麼,我比了菜單給他看才會意過來。在這樣的刺激裡面,下次,就一定不會再去講成『ごめラーメン』。」對劉東啟來說,不怕錯、不怕出糗的精神,是他學日語最好的利器。

學無止境也不應設限
成為樹醫生以木為師

2014年11月,在后里醫治台灣平地最大的樟樹——「大樟公」。(照片提供╱劉東啟)

2005年,已經在中興大學執教的劉東啟,邀請了日本樹醫生的創始人堀大才來到台灣演講樹木保育的知識。擔任口譯的他,從這場演講中接觸到了叫他極為信服的知識,進而興起了考樹醫生執照的熱情,「我考了2次,2007年第二次應試才考上,但其實讀了很多書、考上了、受訓2週,也仍舊都是紙上談兵的知識。證照依然只是一張門票,真正遇到『樹』的問題,去面對這些『樹』時,我才知道:『我什麼都不知道』。」他對樹木醫治的知識求知若渴,「拿到樹醫生的執照後,也只不過像是拿到了駕照,卻不會開車一樣,我嘗試開車了,所以很多樹木死在我的手上,但是這些樹木,用他們的生命教我,我應該怎麼樣醫治。研究室中陳列的樹幹,就是它們的大體,我透過樹幹上的年輪來學會解讀過去發生在它們身上的疾病或災厄,這麼多的標本,都是我的老師。從2007年到現在,這個執照的學習,大概勝過我在碩士、博士的學習非常多倍。」他也年年邀請堀教授到研究室交流與指導,甚至與堀教授一同進行社會服務,醫治諸多珍貴的老樹,保護級的樹木約有60多棵,其中最大棵的就是位在后里的大樟公。

劉東啟學習的老師還包括了歷年積累下來破百之數的日文原版書,「日語這個語言,在吸收知識上有個好處就是,幾乎很多資訊都翻譯得非常快。所以資訊雖然會有點時差,但不會落後太久。並且日本人通常會把理論與實務結合,譬如樹醫生的理論,就是日本人堀大才將美國與德國兩位大師的學問統合起來的成果,日本人在看待很多事情的態度上,是比較踏實學習的想法。所以到日本留學,對於紮實的學習是有利的。」

加入我們的LINE 加入我們的SKYPE 預約諮詢 歡迎留言給我們 我們的FB 寫Email給我們

 

 
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297號12樓 
TEL: 886-2-8771-4088   FAX:886-2-8771-4099
東京都墨田區江東橋4-29-13 第2鈴勘 BLD.6F 603
TEL:+81-3-6659-3899   FAX:+81-3-6659-38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