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'STUDY

VOL.1062016年12月1日發行

訂購雜誌
1994年創刊 ● 每偶數月發行
中華郵政北臺字第6259號執照登記為雜誌交寄

善用留日時期所學所見所聞
為台灣社會點上一盞傳遞感恩與關懷的燈留日達人

  • 張光斗
  • 學歷:世界新聞專科學校電影編導科
    日本大學放送學系 學士
    日本明星大學社會學碩士
  • 現任:電視節目「點燈」製作人
       財團法人點燈文化基金會董事長

對工作現況與未來的不滿足,讓張光斗想著給生活來上一點變化,年輕的他,敢不會日語就懷著無畏的勇氣,揣著積蓄踏上日本留學之路。本來只打算去日本待個一年就回來的他,卻在各種因素的交互影響下,一口氣就待了12年,不但完成了學業,更從社會大學中得到許多寶貴的體驗,其價比黃金,無與倫比。

  畢業自世界新聞專科學校電影編導科的張光斗,在旅行社服務過,最後落腳於報社,雖然不是電影專業,多少也是與傳播產業有關,並且因表現出色,深受老闆的器重,甚至爾後進入《民族晚報》才一個月,就有人來挖角。可是張光斗並沒有就此感到滿足,「我沒有應允,一樣繼續待著。但仍有一個問題,就是工作做久了沒有挑戰性,太容易了。」對現況與未來的不滿足,讓他思變。也是在這個時候,一位曾留日過的導播建議他不如就到日本去,「那個年代講到出國,就是去美國。可是我工作非常忙,晚報的每日工作量相當大,我大概每晚的半夜就開始寫稿,上班前讓一個特稿先出去,上班後再一個新聞稿,卯起來就是每天三~四千字的稿量,這讓我並沒有時間去準備托福。認識的導播跟我說去日本不用考托福,有入學許可就能去了,加上當時的台灣雖然還沒有解嚴,但電視台已經開始模仿日本的綜藝節目了,我就也想去了解一下日本的電視到底是什麼情況。所以我就決定去日本了,去個一年,把自己存的錢用完就乖乖回來。」

  想著去日本待個一年就回來的他,卻在各種因素的交互影響下,一口氣就待了12年,不但完成了學業,更從社會大學中得到許多寶貴的體驗,其價比黃金,無與倫比。

成功跨過語言的門檻 感受融入社會的瞬間

  張光斗坦承自己還是聽不懂上課內容,「其他同學就講把專門學校的2年混完就好,但我的想法是把日語學會比較重要。」專門學校那時的學費是50幾萬日圓,就算是浪費,他也毅然決然的從專門學校退學,轉到日本語學校去學語言,「我想說再不濟把日語唸好就好,那個年代會日語的人不多,回來台灣找工作會很好找,所以就這樣決定了放棄專門學校去唸日語。」

轉換學習方向的張光斗是非常不安的,從入門開始學,動詞的五段變化還要到下一個等級才會學到,近乎什麼都聽不懂的他,在那幾個月中簡直能用度日如年來形容,「當時在日本的友人伉儷請我吃飯,跟我說我的臉看起來很『こわい』。我因為看不懂聽不懂,一直很緊張,臉整個繃得很緊。他們勸我不用擔心,久了就會,先放鬆,像海綿一樣吸收新的東西,有一天會忽然間就會了。」就像友人伉儷所鼓勵的一樣,那個「有一天」突然就來了,「應該是1982年的下半年吧。我住船橋,每天搭電車上學,那一天我印象非常深刻,到了秋葉原站要換搭中央線時,車上的廣播說『秋葉原、秋葉原、秋葉原到了,不要忘了你的隨身行李,尤其是你行李架上的東西,不要忘記』,我發現自己在那個當下知道它在講什麼了,那個狂喜,我始終記得。也是那一刻起,我忽然間覺得自己開始融入那個社會。」那個經驗對他的鼓勵非常大,在那一剎那開竅以後,忽然間他就變得非常有自信,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問題了,要飛大阪採訪也沒問題,只要工作有需要,他就能自在行動。

看到社會不同層面 接觸台灣無法觸及的資訊

  完成大學學業後,張光斗覺得自己既然都已經來到了日本求學,除了下意識裡想著唸個學位起碼讓父母覺得自己有出息之外,更是被「想帶點什麼回台灣」的使命感所驅動,進而決定前進大學院,攻讀碩士課程。在對外正式的求學經歷中,都不曾提到的是,他曾經是早稻田大學大學院的「研究生」(跟台灣的定義不同,比較像是有學籍但不被承認學分的旁聽生),但忙碌的工作與生活的重擔讓他無法做一個單純的學生,以應付龐大的課業壓力。依然是工作第一的他,只能放棄早稻田的研究生身份。然而這段將近2年的時光,並不是白費,「我看了很多的電影,是以前在台灣碰不到或不可能看到的電影,比如黑澤明、或北歐的電影等。在早稻田的這2年,讓我對藝術的眼界更廣。」

  放棄早稻田的研究生身份,不表示張光斗攻讀學位的心就此平息,「我決定放棄唸電影的研究所,那相對地,我該要學什麼,才能讓我回到台灣可以用得到?關鍵就在於未來的路吧。我那時還沒有想好回台灣後要做什麼或者是我能做什麼,但我若是有個社會學的資歷,不但對做記者多方面的學習有益,以後回到台灣若是想要走教職也能成為一個方向。所以我才決定去考明星大學的社會學研究所。」

  要說在日本求學的這段經歷中,哪一段的影響最深刻,張光斗認為是在日本語學校的期間,「那2年的難度與挑戰性,是遠遠超過後面10年的。我認識的一些留學生,有撐不下去就放棄或乾脆去了美國的,但在這關鍵的2年中,我沒有自己放棄自己,就這樣熬了過來,不看別的收穫,我也至少混出了一個語言可用。」但整體來說,能夠在日本接觸到許多在台灣無法觸及的資訊—在中國電影節看到許多在台灣看不到的電影、看到了在台灣看不到的溫布頓網球賽等,「別人接受不到的,我接受到了,那種飽滿充實的資訊,讓我感到非常歡喜。這段留日經歷,對我來說,是人生的黃金十年,是再多的錢都換不來的、無與倫比的幸運。」(更多精彩內容,請參閱《留日情報雜誌106期》)

 

加入我們的LINE 加入我們的SKYPE 預約諮詢 歡迎留言給我們 我們的FB 寫Email給我們

 

 
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297號12樓 
TEL: 886-2-8771-4088   FAX:886-2-8771-4099
東京都墨田區江東橋4-29-13 第2鈴勘 BLD.6F 603
TEL:+81-3-6659-3899   FAX:+81-3-6659-38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