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購雜誌

留日達人--吳淑明

放膽追求藝術夢想不畏艱辛 投身藝術教育為台灣美學教育帶來革新


在出社會工作以前,吳淑明從來沒有起過出國留學的念頭,畢竟捕魚人家靠海吃飯的生活,要支援一個孩子出國求學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,回溯在日求學的日子,開頭幾年可說是充滿艱辛,但吳淑明並未因生活帶來的磨練而中斷了對夢想的追求之路。

  現在身為東方設計學院校長的吳淑明,每每會藉由自己的經歷勉勵學生,「我常跟學生說,25歲才唸大一的我,求學的時間比別人晚,又在異地,過的是一手吃麵包、一手畫素描這樣很簡單很簡陋的生活;然儘管追夢辛苦,但真的要去追夢。」對他來說,夢想不只是留學,留學只是過程,成為藝術家,從事藝術工作,才是他刻苦耐勞的動力,「要留學,有時沒辦法想太多,想得太多可能會退卻,得要靠那麼一股衝勁,讓自己成行。但留學到底是一件要越過重重困難的事情,知道自己想學什麼很重要,要先有明確目標,才能放任自己的衝勁。大多人一生只有一次留學機會,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才會記得帶回來什麼。」這就是吳淑明出發留日前,所完成的最重要的準備。

在不忘初衷的前提下 讓夢想更具體更有挑戰性
  吳淑明動念學日語進而決定赴日留學,是工作後的事情。退伍後,他順利考進當時頗有規模的廣告公司工作,在工作過程中,感受到了語言帶來的高牆。當時,吳淑明經常需要代表公司出面比稿,或為了爭取日商的年度預算案做簡報,一遇上對方主管為日本人,又不通中英文,在提案時就會碰到嚴重的溝通問題,這讓他發覺到在設計行業中,語言也是一項爭取提案成功十分重要的手段;又加上辦公室中坐在他後方位子上的副總也是日本人,經常鼓勵他到日本留學,去學習日本生活或環境如何薰陶個人對藝術的感受性,在這雙重的影響下,讓他考慮起赴日的可能性。
  最初,吳淑明只打算去學語言,利用在日本語學校約1年半課程的時間,把日語練好;利用接觸異地不同的生活環境的機會,拓展自己的眼界,提昇自己在設計方面的專業度。在日本語學校一邊學日語的日子中,同時深入接觸日本各層面文化刺激的他,最原始的「學好語言」的目標慢慢有了變化,「我會想考大學,一部分原因是由於周圍的同學都在準備考大學,還有一點就是, 我打從心底很喜歡美術,我想要學得更多。」下定決心升學後,吳淑明就開始跟著準備升學考,「 其實我在日本唸了兩間大學,先考上的是武藏野美大通信部。但畢業只會拿到短期大學的文憑,而我想要的是大學文憑,加上日本大學的校風比武藏野美大更合乎我的理想,所以唸了一年後,隔年又再考日本大學的藝術學部。」 在台灣的廣告公司工作時,吳淑明就深感自己的基礎不是很穩健,經常思考日本為何可以這麼厲害,不管是畫或其他方面,都能給他帶來相當感觸,所以儘管又要準備升學考並不容易,且日本大學的入學考試競爭很激烈,在眾多的外國人考生中只會錄取2名留學生, 但他仍然是選擇正面應對目標改變後所帶來的挑戰性,堅持往夢想前進,進而順利進入日本大學的藝術學院就讀。

刻苦打工也不誤學習 善用生活的每一處小細節

  由於家裡的經濟條件並非相當寬裕,故留日資金,是靠吳淑明自己籌措起來的。決定要留日後,吳淑明努力工作, 利用在廣告公司兩年的時間, 存下了一筆留學資金,但支付完學費後所剩無多,在日生活費必須靠打工的薪資來補,於是到達日本的第二天,他就開始去洗碗打工了。打工的生活一路持續到大四左右,進入碩士課程後,有幸獲得獎學金的支援,方用不著同留學前期一般的刻苦。出發赴日前,吳淑明忙於工作,經常需要加班至深夜十一、十二點,根本沒有時間去先修日語基礎,以致他連50音都認不全就出發了。沒有足夠的日語能力,所以只能找不太要求日語能力的工作, 一開始是在餐廳洗碗,也曾經去建築工地當搬運工;日語能力提昇後,在加油站、スナック等地方打過工。吳淑明回想在日打工的經過,「 我從20 歲自五專畢業後,就全部都是靠自己。到日本留學後,更是每一樣都要自己張羅。以日本語學校的時期來說,平均每天打工的時間在8小時左右,學校的上課時間是9點∼ 12點, 放學後我就去打工,寒暑假時也是打整天工。」到了成功進入日本大學就讀後,為了一年150萬日圓的學費,吳淑明打工的強度也隨之增加,「 有時還需要一天打2份工,譬如白天在迴轉壽司店打工,晚上去スナック當小弟。坦白說, 前4年,我的生活是真的滿苦的,柴米油鹽,包括衣服、學費等,都要自己來…. (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第87期留日情報雜誌)


Skype Me?!加入我們的LINE
歡迎留言給我們寫Email給我們

 

 
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297號12樓 
TEL: 886-2-8771-4088   FAX:886-2-8771-4099
東京都墨田區江東橋4-29-13 第2鈴勘 BLD.6F 603
TEL:+81-3-6659-3899   FAX:+81-3-6659-3898